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抑郁症 >>  德福治疗抑郁症 >> 正文

我曾经是一名那个抑郁症患者

2012/5/9  分类(德福治疗抑郁症)  来源(官网)  发布人(德福官方)  浏览(12282)  
 
  我曾一度患有强迫症和抑郁症,那段痛苦的日子,已经远离我近14年。现在的我,和正常人一样,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有家有口,有自己的朋友和圈子,有自己经营的事业。平凡的日子里,我早已淡忘14年的那个状态的自己,也不愿去触摸有关那个时候的一切。
   只是最近,偶然在网络上看到“德福”(德道幸福生活心理医学研究院),我突然忆起了祝正宇先生,便觉得许些怀念,得知先生在北京香山设有‘养心园’,突然兴趣大增,便一个人独上北京想探个究竟。
   在“养心园”见到祝先生,其风趣儒雅的谈吐、简约质朴的穿着,与园中的花草、字画、雕刻的木牌以及木栏围墙内的小鱼塘相衬,格外赏心悦目。我顿时产生了一个念头:要把14年前的亲身经历以文字形式记录下来。权当一面锦旗,赠送给‘香山养心园’,以此感谢祝先生当年对我的帮助。
    我真名叫魏龙生(性别:男。身份证:150205196404180013),于1964418出生于内蒙古包头(出生地址:石拐区人委84号。现住址: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富强路8号街坊大华小区723号)。小学时期的我非常淘气,学习不好,经常逃课,初中的学习情况也不好。就这样到了16岁,我就走上社会,正式开始工作。比较幸运的是,20岁的时候,我成为了石拐区加油站站长(同时就职业务科科长)。
   92年过后,随着改革潮流,下海经商的人越来越多,看着别人当老板大把大把的赚钱,我也耐不住寂寞想搞创业,与家人商量,却得不到完全的支持。可不知怎地,可能是出于对尝试心态的过度执着,也可能是急于想证明我确实‘能行’,‘下海’的热情丝毫没有减少,创业的念头越来越强烈。94年,我索性辞掉工作,一个人来到包头市区,寻找创业机会。终于,差不多一年后,也就是95,我正式做了起煤炭生意。
     95年到96年,在我事业的起步期,我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由于自己技术能力有限、学历也低、人脉交际也不会搞,对市场又非常的生疏,不知道哪里有好的进货渠道,也找不到稳定的销路。那个时候,感觉自己不像是在做生意,自己不像是个老板,倒更像是个手忙脚乱的打杂工。当时的我,感觉到非常的疲惫和劳累,加之经营状况不稳定,就总要操心投入的每笔钱是否能有收益,家人担心我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断地催促我结束手头的生意,回去工作。有段日子,生意似乎转好,家人也肯给点支持,但大多时候,家人都反对。
   但97年开始,麻烦事情也越来越多,接二连三的遭受了生意上的波折和人事变故。供货压力变大,经济周转就成了问题,一次错误的投资,使我损失惨重,背负了20多万的债务。这样的状况,我一度觉得昏天暗地,觉得这一生无论如何也爬不起来了,我变得慌乱和急躁,每天情绪波动较大,时常因生意问题和打交道的人产生争执。那个时候的我,没有什么朋友、没有任何可以合作的人。人在外地,无人交心,感觉飘摇,感觉凄凉。
   渐渐地,我就感觉自己有问题了。起初是脾气变得暴躁,心理老觉得紧张、不痛快,就是控制不住爱发脾气,经常与朋友吵架,我看所有人都是那么憎恶。不久,睡眠出现了问题,睡眠质量严重下降,记忆力开始减退,偶尔会觉得头疼;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我就开始远离人群,喜欢孤独,总觉得到人群少的地方才安全,对别人也好,对自己也好。但这样自闭不愿见人,我又担心自己真的成为孤家寡人,于是内心非常矛盾,经常胡思乱想,那种状态下,一旦情绪失控,就是病态的狂躁,事后,我自己都感到非常害怕。我试过喝酒和打麻将来发泄自己的不痛快,没有效果。
   日子一天天过去,面对那样的自己,我是真的害怕担心起来,认为自己“得病了”。于是,开始在包头当地就医,做CT、核磁共振等等,各项医学检查结果都报告‘合格’,去呼和浩特做检查,医生也是检查不出什么问题。后来,遇到了一个搞心理的朋友,建议我去看看心理医生。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心理治疗,但一去包头医院的心理科和神经科就诊,就被诊断为‘强迫症’和‘抑郁症’。期间,我接受了医院心理医生的药物治疗,睡眠得到了改善,情绪有所好转,但是,情绪却经常反复,情绪反复的时候,特别的悲观、绝望、无助。
   在当时,被确诊为有‘心理疾病’,就会觉得自己是有‘神经病’或‘精神病’,生怕被别人知道。因为这个病,觉得无法快乐,生活找不到意义,事业也不能进行;而且经常和妻子吵架,与朋友关系也变僵。当时的情况,朋友不能理解,家里人也难以理解。这样不被理解,自己更加痛苦。
   记得有一天,我心理特难受,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天就快要塌了。不知不觉地,我走到了一个单位的8层,站在楼上看着下面,特别想跳下去。当时有很多幻觉,觉得朋友靠不住 ,家人反对我,生意上的伙伴就知道钱,我觉得每个人都在敌视我,活着还不如死了好,还似乎听见有个声音在对我说“往下跳吧”。我犹豫了半天,总觉得这么死了,还是很遗憾的,我并不想死,我决心把这个病彻底弄清楚。(按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就算死,也要把这个病弄清楚后再死)
   由于在包头无法治愈,我来到了北京。先后到安定医院、北大六院求治,这两个医院的方法也是开药,我的症状病情仍旧反复。
   后来,通过北京的一个朋友,认识了祝先生。
  第一次与祝先生交流,仅十几分钟,我就惊奇的发现,对于我的很多症状和感受,先生都能十分准确的指出,这开始让我从面对自己的“非常紧张”状态,逐步放松下来;祝先生告诉我不必太担心,这种情况他是非常有把握治好的而且我现在的病情还不算重 ,还算不上我理解的“精神病”,这使我有勇气去坚定一个信念:我肯定能够战胜“心魔”,成为健康正常的人。
   随后,祝先生用了 “认知疗法”等为我治疗,指出我的症结在于:个性太强,不能实事求是的看待自己;好高骛远,但能力不足,导致自己不务实;对自身估计过高,内心却承受不起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先生又进一步指出:在创业过程中需要大量的与人接触,需要寻找团队合作机会,这些交际和处事能力,是我暂时所不具备的,而另一方面,逐渐升级的家庭压力与紧张的社会关系,导致我对自己文化功底从担心、不自信走向了自卑,最后的自闭,是我自己潜意识对“承认自卑”和“接受失败”做的“防御”,但正是这种固着的“防御”,加剧了我实际的社交恐惧和情绪障碍,让我走向了抑郁。听完先生的解释,我才感觉到,自己确确实实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也表示更加放心把自己这“心病”交给祝先生医治。
   经过三、四次接触后,祝先生为我制定了一套有针对性地调整心理、生理的“合理情绪”治疗方案,初见效果良好,我这才完全安心于治疗。之前内心充斥着无助感,不想和家人、朋友联系,不想和其他人产生关系,随着治疗的进行,我主动恢复了和家人朋友的联系,也敢尝试着去人多的地方,压抑的心情逐渐缓解;过去做生意,总怀疑别人谋害自己,不敢相信人,而且认为自己所说的所做的都是对的,给人留下的印象大多是我很冷漠、固执、自私。在治疗过程中,与祝先生不断接触,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内心不断的转变,也许是生活态度和思维习惯不一样了,也许是人生价值和处事原则变了,反正最后,我学会了善待自己、也学着如何善待朋友、善待亲人、甚至是社会其他的人。
   那一年里,有时我会去北京接受治疗,但大多时候是通过电话与先生交谈,平均1个月有1到2次,大概共接受了二十次治疗。从开始我去接受治疗有点排斥,到后来慢慢喜欢,直到有一天我再次见到祝先生,他告诉我不用再交诊费了,我才知道这意味着,我最终战胜了“心魔”,能像其他人一样,正常的生活。后来,我还清了债务,有了一帮朋友,慢慢地也取得了一些成就。
   现在回想起来,“心理问题”带给人的痛苦和无助,也许随时都可能置人于死地。其实,“精神疾病”与“身体疾病”,对于生命的威胁是同等的。比如,我这样一个“抑郁症”者,等同于“癌症”患者,如不及时治疗,等待我们的都将是死亡。不同的只是,“癌症”患者死于“等待痛苦”,“抑郁症”死于“寻求解脱痛苦”。
   我一直以来都特别感谢祝正宇先生,在我人生最关键的时刻挽救了我,给了我一次新的生命,让我有机会看到这么美丽的人生。我也一直以来特别佩服祝正宇先生的人格和医术。
   此次,北京之行,有感于香山“养心园”的安宁和美,也再次敬仰了祝先生的医术医德。深切期盼祝正宇先生和“德道幸福生活心理医学研究院”能帮助更多的心理疾病患者走向他们的幸福人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积分规则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北京德道幸福生活心理医学研究院 北京心理咨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80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