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德福评论 >> 正文

对南京宝马车祸肇事司机司法鉴定的质疑

2015/9/7  分类(德福评论)  来源(官网)  发布人(德福官方)  浏览(3866)  
分享该文章 复制地址

事件回顾:

   2015620日下午,在南京秦淮区石杨路与友谊河路路口,犯罪嫌疑人王季进驾驶牌号为陕AH8N88宝马轿车在道路上违反限速规定超速行驶(经鉴定,车辆通过事发路口时行驶速度为195.2km/h),闯红灯造成两人死亡、一人受伤、多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且事发后弃车逃逸。

   昨日96号)夜间924分,“南京交警”官方微博发出了关于6·20案件的后续情况通报,通报中称,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王季进作案时患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据“南京交警”官方微博通报,20156201353分许,犯罪嫌疑人王季进(男,35)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根据犯罪嫌疑人王季进肇事前后异常表现,同时根据秦淮区人民检察院的要求,以及王季进妻子委托辩护律师的申请,警方于7月初委托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王季进“是否患有精神疾病,作案时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进行司法鉴定。831日,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王季进作案时患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目前,警方根据法律程序已将司法鉴定意见告知事故当事方,如事故当事方对鉴定意见有异议,可以提出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的申请。

对南京脑科医院给出的司法鉴定结果引发了广大网友和市民的争议,从此事件最初报道开始就争议颇多、疑点重重,事隔将近3个月,又给出一个肇事司机王季进患有短暂性精神障碍的说法,这却在难以平复大家的心情,一时间网友愤慨:精神病躺着也中枪,精神病什么时候成了临时工?如果杀人了、强奸了、抢劫了都说自己那时急性精神病发作,这病怎么就这么好呢,成了万能的救命稻草。 作为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我们对此鉴定结果和审判结果也存在诸多的质疑:

1、事隔将近3个月,肇事司机案发当时的司法鉴定结果准确吗?

    事隔这么长时间如何鉴定事发当时肇事司机是否患有急性精神障碍,即使有此问题,如何鉴定他不属于间歇性的精神障碍在精神正常时候的犯罪。这是广大民众特别是被害者家属关心的问题。虽然李建明教授说,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有一套完整、严格而科学的程序,通常会结合当事人事发时的表现、事发后的行为以及日常言行举止等进行综合检测鉴定。当被鉴定的当事人在实施危害行为,比如王季进超速闯红灯过路口时,他的辨认或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并未完全丧失,但又因精神疾病的发作,使得他的辨认或控制能力减弱,这样就可评定为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但为何事发后他有弃车逃逸的举动呢?逃逸行为是否说明他具有良好的辨认或控制能力呢?鉴定中心并没有给出详细的鉴定报告,只是给出一个极其简单的结论,这种鉴定结果是否能够经受的住国内更多权威机构的检测呢?为何不将鉴定报告公布出来呢?这些做法是对被害人家属极度不负责任、敷衍了事的。

2、警方于7月初向南京司法机构提出鉴定要求,831号才出结果,为何鉴定结果需要这么长时间?

    这让我们想起来一起相关事件,20126月发生在山东省临沂市香榭丽都小区内的一起恶性交通事故。肇事者张彦是开轿车撞死了王艳丽及巧巧母女,事后她脱光身上衣服,躺在马路上阻挠救护车进入小区施救。201211月张彦被鉴定为急性短暂性精神病,无刑事责任。受害者家属表示否认,已经申请到北京、上海等地更高级别、更权威的司法鉴定中心对张彦的精神状态重新进行鉴定。2012年这起事件中司法机关在给出相关鉴定的时候拖了3个多月。为何涉及到人命的事件鉴定机关还如此拖拖拉拉,难道精神经病的鉴定就需要如此长的时间吗?这难免会让公众质疑是肇事者家属在这中间走了后门,找了关系,制造假的鉴定报告,还是这家鉴定机构没有这方面的专业能力,无法及时准确的给出鉴定结果?

3、急性精神障碍到底是什么问题,等不等同于精神类疾病?

    普通民众对于急性精神障碍这种专业的术语并不了解,司法鉴定机构在出给结果时并没有向受害者家属和社会大众,新闻媒体很好的解释说明这类问题的本质和核心,尤其是这种问题是否属于精神类疾病,肇事司机是否属于精神病人,他的违法犯罪是否在国家法律规定的精神类疾病违法犯罪相关条例内等。这些关键的问题都没有给民众以良好的解释,难免让人怀疑相关机构并非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有权有势有钱的人服务的。     

4、患有急性精神障碍的人是否能够开车,在知道自己患有精神障碍的情况下开车是否需要负相关的法律责任,作为监护人的家属是否要承担相关责任?

国家明确规定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是不允许考取驾照和开机动车。肇事司机被诊断为急性精神障碍是否享受开车的权利,如果享有是否说明这类问题不等同于精神疾病;如果他自知患有精神障碍,事发前情绪异常且专家称其闯红灯时具有辨别和控制能力,那他为何还要开车上路,这是否说明其故意找事,对其自身和大众安全不负责任,是否算做有明确的犯罪动机属于故意犯罪,是否需要承担相关的刑事责任呢?其家属作为他的监护人在患有精神障碍期间并未监护到位,让其开车上路是否也需要承担连带的刑事责任呢?

此外能够发现驾校在学员考取驾照时并未做严格专业的精神疾病和身体检查,在例行的驾照年检中也并没有相关的检查和大力的宣传。国家相关部门应该出台相关规定,加大对精神类疾病患者驾车问题的控制,制定相关的惩罚措施并坚定的实行。如此才能提高公民自觉遵纪守法的素质,更好的保护民众的人身安全,杜绝一犯罪就想找关系借精神疾病开脱的恶劣作风,弘扬社会道德,塑造良好的社会风气,建设和谐的社会主义新中国。 

希望广大民众继续关注和监督此案件,希望此事件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将鉴定结果和事发录像公开,将审判过程透明化、公开化,给予公正的判决,杜绝此类事件的歪风邪气,还社会和公民公平公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 积分规则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北京德道幸福生活心理医学研究院 北京心理咨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18064号